投中网
搜索 寻求报道
登录 | 注册
投稿

在日本投资房地产的中国人

投中网   |   林桔
2019-06-03 20:03:52

把目光,看向日本。

不爱樱花爱房产。

中国人对日本的热情,在今年一季度时变得暧昧。

海外房地产买家网——居外网提供给偏见实验室一组数据:2019年一季度对日本房地产咨询指数达8933.3,同比增长1260.9%、环比增长179%。

在中国买家海外置业目的地排行榜中,日本从以往第九名攀升至第二名。而过去三年,中国人在该平台上最“心仪”的是美国、泰国和澳洲的房产。

“我们内部看到这个数据时也非常吃惊。”居外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偏见实验室,一季度的咨询中,45.3% 的中国买家感兴趣的房子价位在5-25万美元之间(35-173万元人民币)。“这个价位的买家占最大多数,”他说。

自2018年以来,随着贸易摩擦、澳洲信贷收紧和房价大跌,中国人把目光转向日本房产,是有意为之。

“一季度有樱花季,也是升学、入职的时间,去日本的人数自然会上升。”世纪21中华物业董事杨官华告诉偏见实验室。根据他对日本的调研和观察,越来越多人到日本旅游或投资似乎是必然的。

永久房产、单笔投资小、升值潜力大、租售比高、对外国人政策限制少……这些都是日本房产热的前提。

有报告称,日本已成为中国人的第四大海外购房目标国,中国买家是日本房产的“推手”。

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可能是推手之一。2018年1月,薛蛮子在微博称,自己在京都买下了一条街,并将该街道更名为“蛮子小路”。将该街道上的数栋房屋改造为民宿后,他还有一个野望,未来几年他想通过或买或租的形式,在京都拿下100幢町屋,成为当地最大的町屋所有者之一。

图片来源:Xin Media 数据来源:日本国家旅游局

据仲量联行数据显示,2018年第一季度,东京房市的全球交易额上升15%,达到1650亿美元(约1.1万亿元人民币),创下了自2007年以来商业房地产交易的最高季度纪录。

外房网援引Tokyo Kantei数据也显示,今年4月东京市中心的Chiyoda、Chuo和Minato的3个区域,平均价格为114.3万日元/平方米(7.3万元/平方米),比上月上涨4.0%,同比往年上涨10.0%。

这与日本国土交通省最新发布的《不动产市场动向》调查相似。2018年东京的房地产均价为86.8万日元/平方米(5.5万元/平方米,比2013年上涨了23%。

作为参照,北京东三环房价在安居客上的价格约为8.6万元/平方米。

实际上,薛蛮子投资的民宿,是近年来中国买家投资的方式之一。

去年5月,日本政府通过《观光立国行动计划》2.0版,为让国外游客消费额翻番,日本增加免税店至2万家,进一步将旅游业定位为拉动日本经济的支柱产业。

这是对2009年放宽游客赴日旅游的签证条件的升级,那一年,日本将“观光立国”列为了拉动经济增长的一辆马车。

据日本国家旅游局数据显示,2012年时到日本旅游的外国游客达835.8万人,增长率达34.78%,改变了前一年接近30%的负增长。从这一年开始,到日本观光旅游的人以两位数的百分比快速增长,2015年时达到了巅峰,增速47.15%,达1874万人。

到了2018年,访日外国游客人数同比增长8.72%,达3119.2万人,创历史最高观光人数纪录。随着2020年东京奥会来临,东京预计2020年外国游客将超过4000万人。

为迎接更多游客,去年6月日本还实行了民宿新法,主要是规范民宿执行。根据世纪21中华物业董事杨官华提供的数据,截至2019年2月,至少1.4万私人民宿登记成为合法民宿。

到日本旅游外国人数(数据来源:日本观光统计局)

周巍巍是在旅游快速增长的驱动中、于京都做起民宿生意的人之一。

2004年在江苏一所高中毕业后,周巍巍便到日本留学、工作、结婚,至今15年,他见证了日本的旅游业的起朱楼,2016年他从工作了5年的一家化学企业辞职,与两个学弟在京都经营了8栋民宿。

周巍巍告诉偏见实验室,民宿作为酒店的补充,在这几年极其流行,也是当前中国人在日本投资的主要方式之一。“民宿、长短租、自住都是中国人在日本买房的目的,除了自住比例较少,前两者占比较多,一般人投入300-400万人民币,出租或经营年回报率在5%-10%之间。”周巍巍说。

他表示,当前日本房价整体比中国一线城市低,而且和国内的70年产权不同,日本房产为永久权,这些都是吸引中国投资者的重要因素。

在留学生圈中,周巍巍和两个合伙的学弟还发现,除了租赁市场越来越大的需求,在毕业季前后,他们买房的需求也提上了日程。

与此同时,即将到来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、2024年将大阪、冲绳等地开设三个赌场、2050年西博会……这些大型的活动所带来的人流量、经济效益,未来一段时间内都会是撬动日本房产市场的杠杆。

杨官华也看好日本的旅游业,在日本开拓房产业务。他告诉偏见实验室,2013年前后自己在日本购置了几套房,同时在当地进行市场考察,认为“日本的工资水平和房价还有很大上升空间。”

据世界银行公布的2017年各国人均国民总收入中,日本以人均总收入3.9万美元(约26.94万元)排在全球21位,属于高收入国家;而中国则为0.87万美元(约6.01万元)排在66位,属于中上收入国家。

这样的收入水平对比之下,东京的房价仍低于北京、香港等一线城市。

认为日本东京、大阪等核心地区的房产将迎来V型反弹后,杨官华成立了房产中介服务公司,将“日本房产服务的产品”带回香港和大陆市场。所谓产品,指的是经理管理签证,以及投资移民顾问。他声称在2014年就卖出了1000套,但未透露卖出的房产类型大小。2015年他出版了一本书,叫《40万(港元)东京做业主,日本置业全攻略》。

按杨官华所说,一些日本业主对外国投资者都有抵抗情绪,一般情况下,他们更希望将房子卖给日本人或已在日本生活多年、熟悉日本生活的人,“他们担心卖给外国投资者后,会对当地环境、社会造成一定损害,”

为此,杨官华为买家提供了一个“解决方案”:让买家与日本当地人共同注册一家日本公司,以公司的名义向业主购买住宅或办公楼等资产。大约三个月后,日本当地人退出公司,由买家自己持有该公司,买入资产。在日本业主看来,TA把房产卖给了日本公司。

移民公司YMG全球顾问集团指出,由于个人和公司在日本购房税率不同,在日本购房为投资用的话,公司持有更划算;如果在日本购房为自住用的话,个人持有更划算。比如转让增值税,前者房产持有期不满五年的为39.63%、超过五年的为20.2315%,而后者则不需要。

日本自1990年代房地产泡沫后,房价一直处于疲软期。同时住宅空置率上升。

今年4月日本总务省每五年公布一次的住宅与土地统计调查,截至2018年10月1日,日本的闲置率还在高升。在日本6424万户住宅中,闲置率达13.6%,比2013年高了0.1个百分点。相当于日本每7套住宅房就空着一套。

“所以我们只做东京、大阪这些核心城市,”杨官华表示,在日本老龄化日趋严重的情况下,这些核心地区仍然是人口流入城市,它们都有比较大的增长空间。

李方(化名)是一位正在考虑去日本东京买房的人。她曾经参与过杨官华的日本置业推广活动。她从圈子里听说,日本房产有涨价的空间,以及“扣除所有税后,回报率仍有6%-8%。”

“但这也是听朋友说的,具体是怎么样还需要实地去看看。”她告诉偏见实验室,自己供职于一家欧洲半导体公司,主要从事亚太地区市场调研。出于职业的习惯,她计划今年国庆前后去实地了解市场,包括当地政策、交易手续、房屋老旧程度等。

作为资产配置的补充,她的目标一如既往地明确:核心地区、地铁旁的房屋,可租也可住,预算在150-200万人民币之间。

李方的首选是东京。她正在上大二的儿子,可能作为交换生到日本留学。在日本购房一是投资,二是为了方便生活。按她所了解的信息,这个价位在满足要求后,大约是一个小单身公寓。

同时,她表示,即使在国庆奔赴日本,最快要买也是在2020年之后,她想错过奥运会可能带来的高房价。

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,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
寻求报道,请点击这里

0

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,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网,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,即可获得投中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。

发表评论

 / 200

全部评论

—— 没有更多评论了 ——
—— 没有更多评论了 ——